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Ablaze | 14th Jan 2008, 7:44 AM | 三年級 | (533 Reads)
這星期學校舉行籌款周,每班都有一個小錢箱,讓孩子在每天的早會裏用約五至十分鐘的時間傳遞小錢箱捐款。此活動是為山區孩子籌款,希望孩子可從活動中明白「施比受更為有福」的道理。

其實,這每年必舉行的活動,捐款多少無拘,全出於自願。但有誰又會想到這樣的一項班內公開捐款活動對於一位八歲的孩子有多大的意義?

這天,小軒的家長突然在放學後來約見我,說是想談談一下小軒近來的表現。

甫見面,只見家長一臉漲紅,怒氣沖沖的,而她身旁的小軒卻低着頭,看不見臉兒。我心一沉,怎麼了?

小軒是班上出名的搗蛋王,上課總是出亂子,被不少老師投訴。但他是「百毒不侵」的,不論老師們怎樣說、怎樣勸、怎樣罵,他總是笑咪咪的,邊聽邊點頭,答應不會再犯,結果,當然是另一回事。身為班主任的我心底裏其實非常喜歡小軒,因為他的笑容,因為他那充滿陽光的眼神,因為他那打不死的精神。

如今站在母親旁的小軒卻如變了另一人。整個人失去了平日的光彩,頭低得幾乎貼到胸口,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我把小軒母親和小軒帶到會客室,請他們坐下。小軒母親先坐下,說:「他不用坐的。」然後瞪小軒一眼,再向門後一指,命令道:「你站到那裏去!」小軒乖乖地就範,慢慢地走向門後,轉身間,我看見了他一雙哭過的紅眼睛,一臉難過的樣子。

「老師,小軒近來在學校表現如何?」小軒母親問道。

「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我反問道。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因我知道一定是發生了甚麼事,她才會來找我。她來,不是想聽我說小軒在學校的近況。

「我發現小軒近來越來越不聽話,行為越來越過份,越來越難教,最近我還發現他有了貪念。」小軒母親語帶激動,眼眶內閃爍着淚光。

「是嗎?有了貪念?」我邊聽邊咀嚼小軒母親的話。

小軒母親點點頭,卻欲言又止的,眼睛怒視着站在門後的小軒。突然,我靈光一閃,想起了小軒日前在早會上捐款的神氣樣子。

「小軒媽,你知道小軒日前在早會時捐了一百元嗎?」我說。

小軒母親猛然回過頭,一臉愕然地問:「甚麼?」

「這星期學校舉行捐款周,為山區小朋友籌款。小軒在前幾天便捐了一百元。」見小軒母親的如斯反應,我大概猜到發生甚麼事了。還記得前幾天小軒在捐款時,特別高調,他自豪地向全班展示手上的一百元,說是母親特別給他捐款的。一慣以來,班上的孩子都是以自己平時的零用錢為捐款,所以多只是捐一、兩元。這次,小軒的捐款無疑是一項破紀錄的巨額捐款。此舉即時引來全班嘩然,當中不乏羨慕的眼神,更有人拍掌以表讚賞呢!小軒因而洋洋得意的樣子印象尤深。

「原來是這樣。」小軒母親恍然大悟,然後繼續說:「老師,我就是發現原本放在桌上的錢不見了一百元。本來我也不相信是他拿的,只是隨意問問他,他沒承認,但他卻一副慌失失的樣子,我就知道他有事瞞住我,我猜一定是他偷去的。我問他為甚麼要偷?他不說。問他錢去了哪裏?他不說。問他怎樣用?他不說。他甚麼也不說,怎麼也不說。他不過是三年級,就如此口硬,真是氣死我!罵又罵過,打又打過,我實在拿他沒有辦法,所以才來找你。現在聽你這樣說,我知道那錢去了哪裏了。他不過八歲,居然這樣做,實在令我好擔心!」小軒母親邊說邊嘆氣。

到底一項班內公開的捐款活動對於小孩子有多大的意義?到底老師要怎樣做才可以讓孩子明白捐款的真正意義?到底家長需要多大的耐性去聽孩子的話,觀察孩子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