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blaze | 6th Jul 2007, 10:54 PM | 雜聞 | (566 Reads)
中學時,曾問老師遇上了頑劣的學生,費盡心思也教不好,不是很沮喪的一件事嗎?老師回答說,對學生說的話,教的道理,或許不會立刻見效,但只要某天某刻他/她做某件事之前想起有位老師曾說過什麼,教過什麼,她覺得已很滿足。她說為師者,如農夫播種。她相信撒在心田的種子,總有發芽的一天,問題只是時間而已。

> > >
大學時,曾問教授這麼多年都教同一個課題,不沉悶嗎?

教授大笑,然後輕輕地說,同一課或許你教了多少次,但坐在課室裏聽的學生大部分都是第一次聽,對他們而已,一切都是新鮮的。如何把自己已熟透的課題保持新鮮感、生動地講授,引發學生的興趣,是為師的責任。

> > >
剛入職教師時,正流行「愉快學習」。

有位年資較長的老師眼看學校把所謂「愉快學習」的焦點放在學習過程,她不禁搖頭嘆息,「愉快學習」又豈能只是重視過程?若果愉快過後而得不到好成績,上不到好的中學,那只是落得一個「樂極生悲」的慘酷現實。老師始終相信學習是需要下苦功,在努力過後嚐到的成果,才會覺得甜,才會覺得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