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blaze | 18th Nov 2005, 4:46 AM | 3C班 | (656 Reads)

「老師,我自己坐地鐵回家。」站在家長接送的大門,阿斯對我說。所有的學生都被家長或菲傭接走了,只留下阿斯。
「甚麼?真的嗎?怎麼爸媽沒有通知學校?」我問。一般規定,學生是不可以自行放學的,除非家長事前以書面通知校方。一方面我沒有收過阿斯的家長信,另一方面阿斯只是三年級,看着他稚氣的臉兒,要他一人坐地鐵回家,我不放心。
阿斯看出我的懷疑,便提議說:「你可以打電話問媽媽的。」
「好吧!我們一起去打電話。」我搭着他膞頭,一起往校務處走。

媽媽的電話沒有聽呢!我們就打給爸爸。
「請問陳先生在嗎?」我問。
「請問誰找陳先生?」接電話的是一位男士。
「我是陳先生兒子阿斯的老師。」我說。
「請問找陳先生有甚麼事呢?」電話另一端的男士問。多奇怪的問題,老師找家長還會有甚麼事呢?當然是關於學生的問題啦!但那些都是私事,我不想告訴他。
「請問陳先生在嗎?如果他不在,我稍後再打吧!」我婉轉地避開了他的問題。只想找到陳先生,確定一下阿斯是否可以自行回家。
 對方等了一會兒,說:「我是陳先生。請問有甚麼事呢?」甚麼?說了大半天原來他正是要找之人,為甚麼剛才不直接說?真奇怪!

我把阿斯要自己回家的事說了一遍,又說了學校方面有關的規定。阿斯站在一旁,低着頭,不知是否在聽我們的對話。

「是的,我們都沒有空接阿斯,他要自己坐地鐵回家。」陳先生淡淡地說。
「沒有問題嗎?」印象中阿斯不太獨立,雖然他個子較同伴高大,但自理能力較弱,書包總是亂糟糟的,東西四處亂放。真不敢肯定他能自己回家,那是先要步行一段路,再坐四五個地鐵站,最後再步行一段路才能到達的地方。
「有甚麼問題?他已經三年級了。沒有問題。」陳先生在電話另一端肯定地說。
他的反問令我有點不知所措,我想說我沒有信心,我想說我不肯定阿斯可以做到……但,既然身為家長的他如斯肯定,那我也只好放人了。掛線前,我重述了校方的規定,請他明天補交家長信。他連聲道是,便收線了。

站在一旁的阿斯大概已猜想到對話的結果,見我掛了線,轉身便走,連再見也不說。
我立即拉着他:「阿斯,你一個人回家可以嗎?」
「可以。」阿斯眼看遠方,點點頭。
「好吧!」我陪阿斯走到校門口,「再見阿斯!你一個人回家小心些,回家後,打個電話給我,好嗎?」
「哦!」阿斯應了一聲後,頭也不回地走向地鐵站。

看着阿斯的背影,心裏有點忐忑。這八歲的孩子,真的可以自己回家嗎?

半小時之後,阿斯致電來了,我知道一切的擔心也是多餘的。